当前位置:黑玛故事网 > 童话故事 > 风雨龙凤砚_2

风雨龙凤砚_2

文章作者:童话故事 上传时间:2019-12-23

  风雨龙凤砚

  一

  清顺治年间,安徽宣城遭遇了一场百年不遇的水灾。宣城举人林浩天在这次水灾中失去了父母和妻子,只得和书童投奔远在河北的亲戚。

  这天,在逃荒的人群中,林浩天发现一个年轻妇人背着一个老婆婆,在艰难地行走着。这妇人的脸上长着许多小黑瘤,众人怕沾染上怪病,唯恐躲避不及。经询问,她们是婆媳。老婆婆的儿子陈子龙一个月前到京城赶考,音讯皆无。陈父在水灾中身亡,陈母身患重病,多亏儿媳胡氏救她一命。如今她们一路乞讨,到京城去找陈子龙。林浩天心生怜悯,送些干粮,并安慰她们说,大家可以结伴同行,相互照应。婆媳俩对他感激不尽。

  林浩天和书童找了块木板,一路上抬着陈母前行。遇雨雪天不能行路时,林浩天就拿出随身携带的纸墨,对着沿途风景及逃荒的人群画起来。逢热闹的府县,林浩天便和书童设摊卖画,所得小钱,聊以糊口。

  林浩天作画的时候,胡氏偶尔会躲在不远处看。看到林浩天那方雕工精美的凤凰砚台时,脸上会露出既羡慕又悲伤的神情。

  几个月后,胡氏的腹部凸显出来,原来她是带孕之身。当他们到达上河县附近时,陈母身体已是极度虚弱。林浩天只好找了处农家小院,大家暂时安顿下来。

  当天,林浩天和书童在集市上架起画摊,很快就卖出沿途作的十来幅画。他将所得碎银,请来郎中为陈母治病。

  次日,林浩天早早来到集市出摊。一顶大轿在此停候多时,轿主人居然是上河知县。只见知县拿着林浩天画的一幅画,焦急地问:先生,你可知画上的老人现在何处?林浩天接过一看,是自己画的胡氏背负婆婆的那幅孝妇图。

  林浩天心中一凛,忙恭敬地回复道:知道,莫非大人就是陈……

  知县微微颔首,叹道:画上的就是我的娘亲啊!

  真是巧,知县正是陈氏婆媳苦苦寻找的陈子龙。他中进士后,被派任上河知县之职,曾差人回宣城接家人,才发现乡民们均已逃荒在外。昨天他的老仆看到林浩天在卖画,意外地发现画上的人物,极像陈家的老夫人和少夫人,便买来给陈子龙看。

  林浩天高兴地把陈知县一干人带到租住的地方。母子相见,自然是悲喜交加。哪知,病榻上的陈母忽然指着胡氏,对儿子说道:儿啊,你赶紧把这个贱人休掉!她和这个画师眉来眼去,还怀上了孽种!毁了咱陈家的清誉啊。

  一听陈母的话,林浩天和胡氏惊诧万分。胡氏眼里噙着泪:婆婆何出此言?想这一路之上,恩人是怎样对待我们的?陈母面色一红,仍反唇相讥道:我儿与你只做了一夜的夫妻,刚巧你就怀上了?恐难信服!

  林浩天见陈母言语刻薄,那陈知县对胡氏更无一丝怜爱之意,生气地说道:我乃一介书生,知书达礼,怎会做那苟且之事?如果老夫人和知县大人有异议,待夫人临盆后,滴血认亲。如果是在下的,我情愿担上举人通奸的罪名!

  陈知县见林浩天说话有理有据,不好再较真,只得点头应允。之后,便带着老夫人和胡氏打道回府,并吩咐手下监视林浩天,以免其畏罪潜逃。

  不久后,胡氏产下一子。林浩天依约来到陈府,当场滴血验亲。不消片刻,婴儿的那团血便和陈子龙的融为一体,林浩天的血却与婴儿的血分归两处。很明显,婴儿是陈氏血脉。

  不料,那陈子龙并无欣喜之色,仍以胡氏不守妇道为由,强词夺理,一纸休书,要将胡氏赶走。胡氏苦苦哀求,让她为婴儿哺乳。陈子龙听得嗷嗷啼哭的婴儿,最后才勉强答应胡氏,可以暂时留在陈府,待找到奶娘后,胡氏便要即刻离开。

  林浩天气愤地离开陈府,决定收拾行李,继续上路。无奈雨下个不停,只能等待天晴后再启程。

  十来天后,当林浩天主仆俩人背上行囊要离开住处时,几个如狼似虎的衙役忽然出现,一拥而上把他们抓进了县衙。

  二

  公堂上,陈知县怒喝道:林浩天,速将盗犯胡氏交出,免受皮肉之苦!林浩天吃惊之余,矢口否认。

  陈知县疾言厉色道:你可与那胡氏早已串通好,借机盗走我家中的宝贝,然后双栖双飞?陈知县口中的宝贝,据称乃是其父留下的一方价值连城的龙形歙砚。

  陈知县一脸悲切地说道:家父已在上次宣城的水灾中丧生,他老人家留给我的遗物,岂能由外人盗走!如能交回,本县可从轻发落。

  林浩天懵了,大声辩解道:大人,冤枉啊,我与胡氏一向清白,天地可鉴!

  陈知县冷笑一声,命衙役用刑。见一顿板子打下去,林浩天和书童均被打晕,陈知县拂袖而去。

  岂料再上公堂时,不等陈知县发问,林浩天主仆俩人竟都抢着说自己与胡氏内外勾结,偷盗了陈家的宝贝,与对方无关。

  陈知县鼻子冷哼,呵斥道:你们不用再演戏了,分明是串通一气,合伙偷盗。林浩天,枉你还是个堂堂的举人,居然会做出这等不知廉耻之事。

  围观的百姓们嘘声四起,感慨世风日下,连读书人也会如此无耻。

  冤枉啊。突然,堂外传来一个女子喊冤的声音。但见那胡氏背着一个包袱,走上公堂。

  胡氏轻蔑地看了陈子龙一眼,向人群大声说道:上河县的父老乡亲们,我便是这陈知县口中的胡氏。是我,拿走了他府中的一件宝贝。可是,宝贝的主人不是他,而是家父!

  此言一出,堂下一片哗然。

  陈知县气急败坏地喝道:大胆刁妇,竟有脸在公堂之上胡说八道。你自己不守妇道与画师有染,又勾结自盗,丢下尚需哺乳的婴儿与画师私奔,按照大清律令,其罪当斩!

  胡氏悲苦地一笑,刷地解开包袱,双手捧起一方精雕细琢的龙形歙砚,大声反问道:这方宝砚是我父亲手雕刻而成,你陈家父子,却将我父杀害,把这砚台据为己有!不知按大清律法,这又该如何定罪?

  闻听胡氏之言,堂下百姓们一片哗然,议论纷纷。林浩天则看着胡氏手上那方美轮美奂的龙形歙砚,脸上若有所思。

  陈知县闻听,恼羞成怒,大声喝令衙役对胡氏动刑。

  且慢!猛然间,外面有人断喝。

  来人是一位老者,已在公堂外静听多时。他虽身着布衣,面容却不怒自威。陈知县看来者不凡,不敢造次,小心地问:堂下何人?有话请讲。

  老者轻捻须髯,并不搭言。身后随从朗声道:此乃巡抚李大人,此番私访途中,恰遇一女子一路悲哭,李大人问明缘由,才决定亲自来审察。还不速速拜见!陈知县一听,面色大变,忙不迭地走出案桌,跪倒磕头。李巡抚瞟了他一眼,袍袖一摆,径自坐到知县的位置上。

  只见李巡抚环视了一下周围,一拍惊堂木:堂下胡氏,有何冤屈,只管道来!

  胡氏跪在大堂上,泣声说出了胡、陈两家的渊源。

  胡、陈两家本是世交,她和陈子龙从小就定下了娃娃亲。胡父是湖南有名的雕刻师,那次到歙州偶寻到一块极品歙石。后来,捎信说要在歙州潜心雕刻,大功告成后再到宣城陈家拜访,不日便返乡。不曾想,最后却传来父亲去世的噩耗。母亲一时急火攻心,得急症而故。将母亲安葬后,胡氏怕路上不安全,就乔装打扮,来到宣城祭拜父亲。陈父告诉她,其父临走那日饮酒过多,连同砚台一起跌入河中,溺水而亡。

  胡氏见陈父言辞闪烁,断定他们在说谎,因为父亲向来滴酒不沾。只是苦于没有证据,不能报官,便打定主意留在陈家,寻机找到歙砚,替父报仇。

  后来在陈父的做主下,胡氏嫁给了陈子龙。婚后第二天,陈子龙便以去京城大考为由,离开家乡。临走前,陈父鬼鬼祟祟地塞给儿子一个小包袱,送他和老仆出了家门。

  不久后,宣城闹水灾,胡氏背起腿脚不便的婆婆往外逃,陈父因忙着收拾金银细软,结果被洪水冲垮的房梁压死了。

  说到这里,胡氏泣不成声:发现自己怀孕后,本想与这陈子龙好好过日子,没想到他听信婆婆的一面之词,说我与人私通。滴血认亲后,才还回我的清白。后来我在县衙府内终于找机会拿到了父亲的龙砚,请大人为民妇做主,为家父报仇啊!

   共2页: 上一页12下一页

本文由黑玛故事网发布于童话故事,转载请注明出处:风雨龙凤砚_2

关键词: